Skip to Content

儿童

哎,女人就这样!我已经忍她好久了

和老婆吵了一架后,我一个人来到房间,带上门郁闷的闭着眼躺在床上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上幼儿园的儿子站在床前,用同情的口吻问:“很郁闷,是吗?”

我睁开眼看着儿子,叹了口气。

儿子一拍我的肩膀,说:“哎,女人就这样!我已经忍她好久了。”

小时候真是二的没话说

小学一段时间班上男生盛行扒裤子,导致大家都穿有腰带的裤子,谁都扒不动,天天手痒。

一个夏天傍晚,我爷爷刚洗完澡只穿沙滩裤在门口跟邻居闲聊。

我TM当时脑抽了悄悄从后面把我爷爷的裤子完全扒下来。。。场面瞬间失控。。。

事后被我妈一顿抽,要不是我爷爷求情我估计要落下个终身残疾。。。

Syndicate cont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