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一生的中华

小时候,“中华”是一管白白的牙膏,我在这头,笑容在那头;

上学了,“中华”是一支细细的铅笔,我在这头,考卷在那头;

工作了,“中华”是一条红红的香烟,我在这头,领导在那头;

结婚了,“中华”是贷款买的车,我在这头,奋斗在那头;

将来啊,“中华”是道细细的国境线,父辈在里头,孩子们在外头。